首页技巧 水库钓鱼技巧 正文

去深山大水库野钓六天的全过程分享

2024-04-16 58 0条评论

退休后每年我都要到外地野钓几次。2011年夏天与儿子远征本省的一座大型水库,一去6天,期间的奇特体验,让我这个钓龄几十年的渔夫刻骨铭心,感慨不已。几年过去了,而6天中经历的一切,仍不时闪现在脑海。

【一】

凌晨3时,正是城市最安静的时刻,我与儿子,儿子的3个同学(一人拥有几家酒店、一人为小学校长)等一行5人,分乘两辆汽车驶向高速公路。其中一辆面包车,拉满了生活用品及钓具。此行的目的地,是洛阳市洛宁县境内的故县水库。该水库位于洛河中游的崇山峻岭中,库容超过10亿立方米,因地处偏僻,交通不便,虽为旅游区,但来往人不多。前一年儿子的两位同学作为先行,到达水库的第二天即大有斩获,连连钓得10余斤鲤鱼草鱼。我们第三天赶来,恰遇暴雨倾盆,狂风肆虐,到达水库但船不能进,而库内的人则惊魂落魄,在山洪的狂泻下不断狼狈地向上转移。3天之间,偌大的水库水位居然升高了6米!我们失落而归,沿途山体滑坡不断,差点出不了山;而水库中的那两个同学则在大雨中苦熬了几天后才好不容易出来。但故县水库的鱼,却像磁石般吸引着我们,召唤我们又一次来到她身边。

过洛宁县城即进入了山区,群峰延绵不绝,山路盘桓,但路况尚好。车行至水库附近的小镇,我们采买了100千克的玉米小麦。经过300多公里的颠簸,远远地看到了故县水库。联系好的船老板如约等在码头。卸车装船用去了半小时,当我们行船在水库时,已是中午时分了。开始水面宽阔,水色碧绿,据说除去洪水期,该库水质为国际二类饮用标准。过一会儿水面变窄,两面悬崖陡壁,峰峰相依,满目翠绿,10余公里的行程中,少有人烟。船老板讲水库就建在高山峡谷之间,主库长有20多公里。我们的钓点是一处几百米长的缓坡,右边500米处有一条小船,据说是一个经商的铁杆钓者所有,他常年与朋友游钓于水库;中间有一座帐篷,两位钓者坚守着十几支海竿,和我们隔着一条深沟,有200多米远,要过去,花费时间不少。我们的营地选在离水面几十米的高坡上,此处较为平坦,且经常住有钓鱼人,就连帐篷的排水沟也挖得很规则,但垃圾遍地。清理一番场地,我们支起了3座帐篷,帐篷上方搭建了大凉棚,中间的防晒棚下则是灶火及生活用品。年轻人赶紧充气垫船,选位,布窝。海竿钓位选在水深十几米、离岸约80米处,串钩挂鲜玉米,间隔一米,小老板主打,连续精准排布十几根,我看得眼花缭乱,真是功夫了得。除去海竿,又划船下了几个虾笼。一番忙碌,吃饭已是下午3点多。由于准备充分,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的生活不错,大不像我以前外出野钓不过啃个面包大饼,最好的是泡个碗面,加几块儿牛肉干而已。

年轻人累了去休息,我在一个湾子布窝,拿出一支4.5米手竿,和饵,调漂,水深4米,能见度3米多。下竿,不一会儿水下就有了凶猛的动作,鱼儿扑食的蛮力通过钓线和竿迅速且强烈地传递到手臂。我赶紧提竿,钓线在水中来回窜几下,鱼被提上岸来。是白鲦,好大呀,有20厘米长!这么大的白鲦,实在少见。再伸竿,饵还是下不到底,动作仍然凶猛,又是大白鲦。旁边钓友的海竿警报器响起来,只见钓者只穿裤衩便从帐篷中快速跑出,收线抄出一条几千克的鲤鱼。年轻人见此忘记了疲劳,纷纷收拾钓具,巡视阵地,期待收获时刻的到来。我则准备诱饵喂窝,等待野钓过程中最钟情的鲫鱼出现。整个下午都是白鲦,儿子变换了集中钓饵和钓法,都逃不过白鲦疯狂的抢夺。水真清,白鲦被拉出来的过程清晰可见,而大白鲦的力量不亚于几两重的鲫鱼,给人同样欣喜的感受,不一会儿除去放掉的,鱼护中已有几十条白鲦了。晚饭后我继续钓底,将饵调硬,每次挂上两粒如蚕豆般大,但仍旧难逃白鲦的争抢。月亮升起来了,洁白无暇,让人陶醉。9点多时,在沉寂了十几分钟后浮漂忽然一个大下顿,荧光棒缓缓被拉入水中,与之前白鲦的要饵动作完全不同,想是鲫鱼了。提竿沉重,站起来,牵出水面,果然是一条大鲫鱼,鳍舒展,鳞整洁,身银白,月光下好亮丽,岸陡,用抄网提了上来,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是钓者最享受的时刻啊。

本想来鲫鱼群了,该好好钓一会儿了,然而山中的天气变幻莫测,忽然刮起了大风,眼前平静的水面瞬间波浪起伏,听到儿子大喊:“快来拉帐篷!”我赶紧扔下钓竿往营地跑,不过20米的距离,雨点儿居然打湿了汗衫。狂风大作,暴雨倾泻,凉棚在风中翻卷要腾空而去,我们顾不得雨点打得脸疼,一人拉一个角,加了几道绳子,重新固定地钉,忙碌中人被浇湿了全身也浑然不觉。十几分钟后,骤然间风停雨息,皎洁的月色又洒满大地,水静止,树凝固,人已疲惫不堪,脱去湿衣,钻入帐篷休息了。当天海竿始终无动静。我在3座帐篷周围小心地散了一圈雄黄,以防蛇虫袭扰。

【二】

第二天早上5时,天渐亮,我起身来到钓位。库面平静,偶见有鱼搅水翻花。校长也起来了,到水边查看,一竿线松,急提,得一鲤鱼,近2千克,这可是海竿的第一条鱼获,大家都起来看,兴奋,各人忙活开来,补窝,换食,打竿,收虾。虾收了几斤,真多。我则端坐老位,补了窝,用昨晚盛夏的饵料扬竿,还是大白鲦。此次库钓,拉白鲦拉得胳膊酸痛,回来后休息几天方恢复正常。上午海竿报警声不时响起,几人连连提鱼,但都不太大,最大一条鲤鱼近3千克。午饭油炸虾,新鲜,可口。入伏了,中午太阳毒辣,我们钻入帐篷休息。几天中,除去看到每天上午开出,晚上返回的一条可能是拉矿石的运输船和水库管理汽艇偶尔巡视一趟外,再无人可见。晚饭,校长居然用上午钓的一条3斤多的草鱼做了烤鱼,我又收拾十几条大白鲦同时烧烤,那味道美极了。继续钓,换蚯蚓,还是白鲦。

年轻人都睡了,明月高悬,清风徐来,我端坐水边,听大鱼在附近翻腾,享受难得的清凉和宁静。水库对面悬崖边居然有灯光和人声,真佩服钓鱼人的执着。船钓人半夜开汽艇到几个地方,后来听接我们的船主讲是在几处下了地钩。又听到对岸的钓者大叫:“快拿抄网,我的抄不下。”想是上大鱼了,不一会儿汽艇过去了。那儿可能是一个鱼道,否则如此狭窄处怎会天天不离人,听船主讲他们前几天钓上一条10多千克的草鱼。夜半无鱼,困意来袭,我上去休息。洗手时打开头灯,水中一双双红眼小生物在瞪我,吓了一跳,仔细看,原来是小虾,密密麻麻,多得很,怪不得虾笼收获多多。这座水库中的小鱼虾真多,我每天饭后到水边洗锅碗都会看到成群结队的小鱼在等待食物,而且越聚越多,根本不在乎人的存在。

【三】

第三天一早被喊叫声惊醒,上大鱼了!几人飞快跑到水边,一竿大弯腰,小老板熟练地绕轮收线,几个回合下来,鱼到边,嗬,是一条大草鱼。鱼不肯就范,扯线乱钻,又是几番忙乱,我将抄网小心翼翼伸到鱼下方,将鱼头迅速抄入网中,两人提出水面,又用毛巾捂鱼眼小心摘钩。称之,7千克多。一阵欢呼,年轻人破了去年在此的记录(去年它们驻守几天,得最大草鱼5千克多),激动地照相。为防鱼死,用绳子栓鱼嘴放入方便的深沟中。仿佛到了出于高峰,刚整理完,又有竿抖动,铃声清脆。接连出了几条鲤鱼,最大者4千克多,同样以绳栓之放入水中。年轻人在忙着海竿收鱼,我依旧耐心地拉白鲦,换了多种饵料,用了不同的软硬调和,都是白鲦,疯狂的白鲦。不过手感刺激、爽快、惬意,真过了钓白鲦瘾,想几十年钓鱼,哪有今天这般钓白鲦钓到手发麻的际遇?护中密密麻麻的白鲦不时横冲直撞。

儿子讲搬到另一处看看吧。太阳阴阴的,但灼热,在松软的地上来回搬了几趟东西,晒得头昏。饭依旧丰富,鱼虾每顿都有,年轻人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大快朵颐。下午5时后方能到水边,风微微刮,浪缓缓起伏,湾子对面的山头偶有人声,但放眼仔细搜索,茂密的山林中难觅人影,只能隐隐看到半山腰似乎有一条绕山路弯弯曲曲。站起来伸伸懒腰,几天了,没有认真看过周围的山峰,放眼望去,山后还是山,望不到边,真到了崇山峻岭中。山顶多灌木,腰间有树林。有水之处多是悬崖,唯独我们扎营的这片有缓坡。旁边的钓鱼人早上撤退了,钓鱼船也开走了,想收获都不理想吧?不过能在此处野钓几天,鱼获多少倒是次要的了。空旷的山水间,就剩下我们几个快乐的钓者。

晚上我坐在水边,天阴沉,远方好像有雷电,昏暗的群山轮廓不时有一道闪电,闪光覆盖了全部山峰,昏暗中朦胧一片,闪电时眼前绵延的山峰参差不齐、高高低低、重重叠叠清晰可见,是幻觉,是梦境?心灵震撼,情感激奋,想到了宋人秦观的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思绪悠远,雷电大风却到了眼前,收竿,齐心协力保护营地,雨点迅猛,狂风怒吼,比前天晚上的风还要暴烈,凉蓬在人的护卫中摇摇欲坠,我们赶紧找来备用的伞钉,一个个钉到篷脚,放开手,肆虐的风无力了,我们可以钻入帐篷中了。蓬外风声雨声雷声,蓬内人疲惫累乏,不一会儿进入了梦乡。奇怪,几天了,没见蚊子啊。

【四】

又一个清晨,5点多时看篷外渐亮,起身外出,雨早停了,山峦笼罩在薄雾之中。一群牛不知何时来到了我们居住的山边,边啃草边缓缓向帐篷走来。到水边一看,糟糕,白鲦差不多都死了,大鱼也死了几条,可能是昨晚的风浪太大了吧。赶紧叫醒几个年轻人,整理海竿时,一竿沉重,再收,有鱼,小心绕轮,一条大鲳被擒获。收虾,也比前两天少多了,水涨涨落落,鱼虾受到惊吓,不怎么吃饵。回头一看,牛在我们营地乱拱,带有多样食物,还要坚持下去,可不能让牛当大餐了。赶忙赶牛,牛慢腾腾离去,人一走又乐颠颠回来。没办烦,只好留一人与牛斗。年轻人补窝后又上了几条鱼,但警报器响起时多上小鱼,唯有铃声大作时方有大者。其间儿子看海竿回线,得一大鲫鱼,六七百克的样子,真漂亮,几人欣赏一番,说要是能拓下来就好了。

儿子坚持钓鲫鱼,换了多种饵,最后以小米沾糖稀抛竿一个小时,才有了回报,连得大鲫鱼。此处的鲫鱼钓着刺激,看着赏心悦目。我的钓位白鲦不见了,却来了几两重的小鲳鱼群,此鱼要饵凶横,漂一下就被其拉入水中,而且前仆后继。边钓边放,竿竿不空,仿佛钓不完。奇怪的是我怎么也钓不到鲫鱼。几天了,偶尔钓上几条大鲫鱼,但始终见不到鲫鱼群,就连儿子用对了饵,也只钓了10余条后就不见了踪影,白鲦、小鲳则是轮番攻击。

闷,气压低,雷雨不断。晚饭后年轻人干脆架伞吊灯在雨中打起了扑克。风越来越凉,赤壁穿上了短袖,渐渐短袖也不行了,长袖穿到了外面,我最后穿上了毛衣,是周围下大雨了,温度被拉到了最低,而现在是伏天啊。寒意逼人,都到帐篷中休息,幸亏带了棉被,否则要冻得睡不成了。把吃的都装箱压上了东西,牛不走,牛铃铛响了一夜。

【五】

这真是一次奇特的经历,我下过乡,当过兵,参加工作后几乎跑遍了所有省份,但像这次在深山野外吃住6天,却也是生平第一次。这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远离了喧嚣,摆脱了人海,每日相伴唯有碧绿的水、游弋的鱼、苍翠的山… …

忽然看到儿子飞快地跑向海竿,将竿抱在胸往前后拉,而后数度弯腰绕轮,艰难地收线,几次要形成拔河了,不一会儿满脸冒汗。儿子说水下有东西在一点点动,但不像前面钓得的鲤鱼草鱼一般横冲直撞,他边收边念叨:“挂到大塑料袋了?钓到老鳖了?都不像啊。”百米线收回来,儿子要坚持不住了,一艘小潜水艇般的生物被缓缓牵出水来,啊,原来是一条大鲇鱼!几人同时欢呼,此次钓鱼可算圆满了,除去十分难钓的螺蛳青,鲤、鲫、草、鲇、鲳等都有收获,不错!

要走了,我在年轻人忙活时边看牛边收拾垃圾,饮料、啤酒瓶最多,有近两百个吧,一一放进带来的包装中,凌乱的垃圾归到一个来时装玉米的大编织袋中,太阳下累得我大汗淋漓。忽见半山腰来了一村妇,可能是来赶牛,几天中第一次有人来到我们的营地。我高声问村妇:“一堆饮料瓶,你拿回去卖了吧?”答曰:“无人收。”愕然,此处是太偏僻了,收废品的都不来,可想而知村民过的还是比较原始的生活。没办法,只有带到镇上,让船老板处理了。船到了,收两条大鱼时颇费周折,儿子收绳子,鱼拼命挣扎,手拉不住绳子,火辣辣地疼,我赶紧取手套让他戴上才将鱼拉到岸边,用抄网捞上来放到了泡沫箱中。我还不放心,让年轻人压住箱盖,他们不以为然,我还是不放心,坐在箱子边守护。行船中鱼突然发威,尾巴将箱体打开,并打到了我腿上,几人慌忙按住,再看我腿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好厉害啊。

钓点渐逝,余情未了。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野钓,是一次让人回味无穷的野钓。作为一个多年垂钓的人,能有如此经历,实在是很幸福的事情。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